你的位置:首页 > 迷航昆仑墟

迷航昆仑墟

2019-11-13

迷航昆仑墟独家报道:  “是的,我都已经给她起了名字,月亮,她在我手上就叫月亮。”  查尔斯思索了片刻,道:“一把暗杀者的刀,嗯,很多选择,你可以看看这些。”  “这是一把大马士革刀,我得到了一把大马士革长刀的断刃,用刀尖部分改造制作出了这把小刀,全长23.6厘米,最宽处2.5厘米,厚度是三毫米,轻薄,锋利,小巧,我当时手上有一对沙漠铁木瘤的铁片,很漂亮但太小,正好能用在这把刀上了,但总的来说,这把刀没有太多特别的地方。”  那是一把一体刀,就是刀身和刀柄基本上是一体的,刀柄位置有两层薄薄的木片覆盖在刀身上,刀柄看起来不太厚实,但也不会因为太薄而咯手。  杨逸沉声道:“我要单刃,长度不要超过二十五厘米,不要护手,便于快速出刀。”  查尔斯慢慢的说完后,杨逸立刻道:“不,这把刀很特别!”  杨逸沉声道:“我要单刃,长度不要超过二十五厘米,不要护手,便于快速出刀。”  杨逸对审讯这种事情真的没什么兴趣,所以他坐在客厅把玩自己新得到的刀。  查尔斯立刻站了起来,一脸严肃的道:“怎么样?”  杨逸看着每一把刀都很喜欢,不得不说查尔斯是个很出色的刀匠。  那是一把一体刀,就是刀身和刀柄基本上是一体的,刀柄位置有两层薄薄的木片覆盖在刀身上,刀柄看起来不太厚实,但也不会因为太薄而咯手。  可以看出来刀是用一把旧刀改的,因为刀柄部分上下厚薄不一,但是查尔斯把木头贴片装在刀柄上之后,刀柄的厚度就一致了。  都没有经过查尔斯的同意,杨逸一把握住了那把刀的刀柄,然后他就把刀拿在手上转了几圈。  杨逸沉声道:“我要单刃,长度不要超过二十五厘米,不要护手,便于快速出刀。”第199章 关键人物

迷航昆仑墟独家报道:  杨逸毫不犹豫的道:“没关系。”  但是杨逸的眼睛很快就落在了一把小刀上,小刀的刀身微微带着些弧度,但刀刃的弧度却是显得很夸张,看上去就像是剥皮刀的弧度,但刀尖却很尖锐。  “我就想叫她月亮。”  杨逸看着每一把刀都很喜欢,不得不说查尔斯是个很出色的刀匠。  而且在看过一眼后,其他的就再也无法看尽眼里。  “我就想叫她月亮。”第199章 关键人物  可以看出来刀是用一把旧刀改的,因为刀柄部分上下厚薄不一,但是查尔斯把木头贴片装在刀柄上之后,刀柄的厚度就一致了。  “当然,这甚至不是我真正的作品,我只是改造了一下而已。”  说完后,查尔斯呼了口气,满脸自信的道:“那就说说你的需求吧,相信这里一定有你需要的。”  查尔斯不无遗憾的道:“你都开始也用她来称呼你的刀了。”  东西太多了反而让杨逸眼花,以至于他都挑不出来了。  那是一把一体刀,就是刀身和刀柄基本上是一体的,刀柄位置有两层薄薄的木片覆盖在刀身上,刀柄看起来不太厚实,但也不会因为太薄而咯手。  查尔斯点了点头,道:“明白了,这就是你需要的那一把,但你可以看看别的了。”  那是一把一体刀,就是刀身和刀柄基本上是一体的,刀柄位置有两层薄薄的木片覆盖在刀身上,刀柄看起来不太厚实,但也不会因为太薄而咯手。

迷航昆仑墟独家报道:  “不看了,我也不用再选,好刀只要一把就够了,我只需要她就够了。”  东西太多了反而让杨逸眼花,以至于他都挑不出来了。  “是的,我都已经给她起了名字,月亮,她在我手上就叫月亮。”  查尔斯满脸的微笑,他看着自己的作品,道:“这里有九百七十七把刀,我在一个农场里有自己的工作室,哪里有我的气锤,我可以在哪儿锻打和淬火,在这里,我主要是用磨除法做刀,在我无法去自己工作室的时候就在这里做刀消磨时间,这些都是我满意的作品。”  杨逸看着每一把刀都很喜欢,不得不说查尔斯是个很出色的刀匠。  查尔斯的作品里很大一部分都有着绚丽的花纹。  “不看了,我也不用再选,好刀只要一把就够了,我只需要她就够了。”  杨逸沉声道:“我要单刃,长度不要超过二十五厘米,不要护手,便于快速出刀。”  眼缘实在是一个很奇妙的事情,有些东西不见得有多么好看,但就是能让你一眼看上,然后旁边其他所有的同类东西都失去了色彩。  说实话杨逸新得到的刀看起来有些过于朴素,甚至可以说是简陋了,但是杨逸仿佛的将刀子在手上做出各种动作,这把有些简陋的刀子却是太和他的心意了。  看着琳琅满目的刀子,杨逸再一次看花了眼。  把门关上,把工具柜推回原处,查尔斯淡淡的道:“我们的进展有些太快了,或许布莱恩还没有完成他的工作,所以,也许你想去参观一下?”  杨逸进来直接就挑了这么一把刀,而且连他的得意之作看都不想看了的结果让查尔斯确实有些不爽。  查尔斯满脸的微笑,他看着自己的作品,道:“这里有九百七十七把刀,我在一个农场里有自己的工作室,哪里有我的气锤,我可以在哪儿锻打和淬火,在这里,我主要是用磨除法做刀,在我无法去自己工作室的时候就在这里做刀消磨时间,这些都是我满意的作品。”  查尔斯的作品里很大一部分都有着绚丽的花纹。  杨逸现在就是这种情况,他看到了一把刀,一眼就喜欢上了那把刀。